绑在柱子上用毛笔调教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k

张水成散散的躺在摇椅上,从客厅的落地大窗望出去是黄浦江的灯火璀璨的夜景,江面上来往穿梭的船只,喝着红酒,听着广播里,有关44届世博会举办城市的揭晓。

当听到“上海”的时候,张水成笑了,自己又成功了,上个月在董事会上力排众议,在浦东上南地区拿下的1000亩土地,要疯涨了。

从浦东国际机场飞往美国的航班正点起飞,张水成坐在头等仓,今天人怎么这么少?除了自己,只有两三个人。

张水成打开电脑开始计划明天到美国,与A&K集团Smith的会面,一定要从拿到50个亿的资金才能启动上南这个项目,12点,张水成已经完成差不多了。

“先生……”显然是被看得不好意思,Andy红着脸,虽然飞机上经常有男人这样看自己,但没想到这个头发斑白的老头也这样看自己。

张水成一边享受着空姐Andy的甜美津液,一边隔着衬衣抚摸着弹性十足的双乳,年轻的乳房真好啊!开始还推拒着,但之前对张水成的尊敬和敬畏的感觉存在,所以拒绝也不是很坚决,在张水成上下活动,一会,Andy已经意乱情迷,半瞇着眼,享受着着这个白发老人给自己带来的快感。

张水成强忍充血的难受,右手悄悄的滑进了Andy的裙子,隔着,轻抚她的大腿内侧,真软真滑啊!慢慢的手伸进了Andy的白色。

张水成一边挤压着Andy丰满的臀部,吸吮着饱满的乳房,一边掏出自己的,带着Andy的手去摸。

张水成从后面扶住Andy的香臀,把的白色拉到小腿处,摇着自己的大黑缓缓的插入Andy的桃花洞,又软又热,年轻的屄真好。

张水成一边操屄,一边双手爱抚着Andy的双乳,Andy娇喘着,享受着这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老头的,还不时回头与张水成接吻,洗手间内一派的景像。

只见Andy的蜜穴中缓缓的流出了自己浓白的,顺着大腿慢慢的流下,Andy闭着眼、歪着头,还在回味刚才的。

”张水成笑着快步走进了地下车库048号,停着一部雍容华贵的黑色宝马,旁边是一辆与之极不相称的破旧的永久牌自行车,每次看见这辆破单车,张水成总会想起自己当年跑业务的苦日子,当然还有那段创业的岁月。

张水成坐上宝马往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去,行驶在浦东世纪大道,看着道路两旁的漂亮的绿化和一幢幢挺拔的高楼大厦,不禁感慨,当年自己一个人在上海打拼的时候,浦东还是一片农田,那个时候跑业务,骑着那辆自行车几乎跑遍了上海大街小巷,浦东也没少来,那个时候真苦,和自己比起来,两个儿子真是幸福。

想起两个儿子,张水成不由得笑了,小风从小就很听话,学习努力,前两年才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完MBA回来,现在在集团做副总,已经成为自己得力的左右手了,去年还与海运贸易的千金结了婚,成了家,一个男人就定性了。

但是小云这孩子,唉……想起这个小儿子,张水成一副无奈,放荡不羁的个性,就知道整天和女孩子扎堆,快高三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复旦大学,考不上,就只好送到美国去了,虽然凤娇很反对。

”秘书秘书Tracy林和急匆匆走进来的张云打着招呼,一看旁边还拉着同学财务总监的女儿小雪的手。

看着霞姨的暧昧的笑,小云心里一动,刘霞今年38岁,穿着黑色高靴和透明透明,脖子围了一条红色围巾,五官漂亮,一身职业装,衬托出曼妙的身材,典型的女强人形象。

“小云,你干什么!”刘霞一下子惊呆了,几步,小云以前就对自己揩揩摸摸的,自己还当他是小孩,没在意,今天没想到他竟然敢这样。

小云一把抱住霞姨,一边狂吻霞姨的嘴:“霞姨,你真漂亮,我好喜欢你,我会跟我爸说你的好话的,到时候升你做副总。

“你这个小鬼……就知道骗人……”霞姨推拒着,但也不敢太用强,这份工作,这个位置可来之不易啊。

小云把霞姨扶到窗边,看着金贸大厦外浦东美景,小云卷起霞姨的职业装裙子,蹲了下去,顺着大腿摸着,真软,真舒服,慢慢上行,一边抚摩两个肥臀,一边褪下。

“啊……小云……别……在这里做啊……”小云没有理会,掰开两个雪白丰腴的美臀,一边用舌头舔着,“啊……别……舔这里,这里脏啊!”原来小云用舌头伸缩着,深舔着霞姨的。

一边看着霞姨脚踏一双精致的黑色高筒皮靴,被拉到大腿处的黑色连裤袜,还有那与黑色对比强烈的白色大腿,一边,太涨了,小云站起,扶住霞姨,把从后面缓缓插进霞姨的。

”小云把着霞姨的右腿,一边欣赏着自己的黑色进出霞姨的美丽,翻进翻出,整个办公室都是“唧唧喳喳”声,还有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呼吸。

“啊……”一种的姿势,霞姨羞得满脸通红,被一个可以做自己儿子的小孩子这样干,真是太羞了:“你快点,等下会有人进来。

小云抱起霞姨臀部,抬起放下,享受着在这种姿势下的摩擦,欣赏着霞姨的紧皱的眉头,微张的小口,张合的瑶鼻,真是啊!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训人的女强人,现在却在自己的胯下臣服。

“啊……啊……”操了数百下,小云一泻千里,死死的抱住霞姨,紧吻着霞姨的嘴,将年轻的死命的射入美妇的子宫深处,霞姨也紧紧的抱住小云的脖子,享受着的痉挛。

名成花园出事了,昨天晚上工地那边有工人发烧,后来……后来在医院查出是非典,今天早晨工地已经被隔离了,无法开工。

这个小丫头最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老是神情恍惚,平时在公司里不好说她,今天有点时间,要单独和她谈谈,她可是建委王主任的千金,顺便让她把闹非典的事和她爸爸说说。

“雷姨,”王雨欣站在泳池边,痴痴的看着雷凤娇白皙丰满的身体在碧池里游水,阳光照在水面,一阵阵的波光粼粼:“快46岁了,身材还这么好。

王雨欣已经失去了知觉,雷凤娇赶紧做起了人工呼吸,正把嘴巴对上去要吸气的时候,突然王雨欣一把抱住雷凤娇,两个人的舌头也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雷凤娇挣扎着、推拒着……

“雷姨,我从小就不喜欢男人,每次看见你训斥公司里那些臭男人,我就很崇拜你,好喜欢你,好想好好的爱你。

王雨欣没等她说完,又再紧紧的吻了上去,吞吐着雷凤娇的香舌和甜美的津液,两手也轻轻的抚摩着她的双乳。

泳池旁一个年轻的少女与一个可以做自己母亲的女人就这样紧紧的拥吻在一起,小云站在窗台惊讶的看着母亲与王雨欣。

窄小的室里只有5个平米左右,王雨欣把雷凤娇推到墙上,举起她的双臂,又是一顿狂吻,窄小的空间里尽是两人“唧唧咋咋”的声音,雷凤娇也已情动了,下面已经湿了。

王雨欣渐渐蹲了下来,她拨开雷姨的泳装裤,舔起雷凤娇的和,两只手掰着雷凤娇的雪臀;雷凤娇昂着头,眼睛半瞇着,享受着少女的温柔。

看着母亲微微发胖的身体,洁白无瑕,梳着职业女性的发绺,脸上却又是一脸的淫媚,没想到平时端庄严肃的母亲也会这样。

原来王雨欣已经钻到了雷凤娇的胯下,伸缩着香舌舔着她的;酸酸麻麻的感觉,雷凤娇微微的翘起了自己的雪臀,让王雨欣可以舔得更深。

过了一会,“怎么不舔了?”雷凤娇睁开眼,只见王雨欣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假,戴在胯下,活脱脱一个男人。

“雷姨,我想死你了,每次在公司里看见你女强人的形象,我就情不自禁,我就好想,我要征服你。

“小欣……”雷凤娇看着王雨欣,眼睛里带着一股母亲的慈爱:“我一直把你当我的女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

“雷姨,我要嘛!”王雨欣把雷凤娇臀部朝向自己,让她面向墙,由后抓着雷凤娇的双乳,轻轻的揉捏:“雷姨,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小小室里两个雪白的肉体贴在一起,一个18岁的花季少女正在用狗爬式操着一个46岁中年妇女,空气里是两个人的娇喘,室里充满里香艳的气息。

小云血脉贲张,套动的速度也加快了,盯着母亲的微翘的雪白,看着母亲端庄而又的脸庞、因激动而笔直站立的修长双腿,小云激动不已,几乎要爆炸了。

在开往去金茂大厦的路上,到了世纪大道与浦东大道的交叉路口,又他妈的是红灯,张风把CD放了进去,顿时车里响起了欧阳菲菲的〈出境入境〉歌声,这是张风最喜欢的歌。

心情好了点,点燃了支香烟,张风看着窗外,今天星期一,又是一周上班高峰,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几个白领打扮的行人奔跑着穿越斑马线,人的一生不知道在忙碌什么,就为了那几口饭吗?

张风一阵叹息,回到上海后就没怎么开心过,作为父亲建立的地产帝国——名成集团的副总,张风本应衣食无忧,快快乐乐,可不知道为什么近总有点心神不宁。

“嘟……”后面的一声把张风从沉思中惊醒,原来亮绿灯了,张风扔掉烟头,掉转车头,往大连路隧道开去,目的地:普陀区曹杨。

进入了兰溪路,两旁的梧桐树高大参天,绿意浓浓,张风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自己就是在这里度过了快乐的童年,以前父亲还没有发家的时候,一家人就住在这里。

曹杨是1949年上海建设的第一个工人新村,到现在整个曹杨有50年历史了,这里有很多老房子,有美丽的绿化和一条环浜水系,张水成一家都对曹杨很有感情,至今还保留了,以前在曹杨的房屋。

回到上海以后,张风每次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来的这里,寻找失去的什么东西,是快乐,还是别的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下了车,在环浜附近的小公园里,张风找了个有阳光的地方,想点事情张风一直想自己开个公司,自己干,现在在父亲公司,总让他感觉不舒服。

可现在资金有限,向父亲要钱他可不愿意,还有妻子李家燕,这场婚姻也是为了两个家族的联合的商业婚姻,并非自己意愿,最近与李家燕老闹矛盾,正在烦的时候。

张风把自己心里的烦恼,一五一十的和王虹说了王虹的职业是做老师,很会从别人角度出发考虑问题,很会安慰人,一会张风心情好了很多,感觉和岳母王虹的感情也加深了不少。

张风突然心里一动,两个人对望了一会,王虹感觉有点不对劲,连忙转移了一下视线,连忙站起慌忙走进了厨房张风跟着走了近来,看着王虹微微发胖的中年女人特有的身体,修长的双腿,乌黑卷起的头发,带着金丝眼镜,典型的高级女知识分子形象。

这几天很烦,刚才和王虹的聊天,让他开朗了很多,张风心情一阵舒畅,一种情素也上了心头,手在王虹身上不停的游走,四处探索。

张风吻了上去,不让她再说话双手揉捏着王虹的双乳,中年妇女的乳房丰满细腻,张风把玩着,感觉舒服极了,轻咬着王虹的耳垂,“妈,我好喜欢你,我需要你。

王虹心里一阵感动,和丈夫的早就去了,好久没有一个男人和自己说这种话了,“啊……小风……”

张风把王虹转了过去,背对着自己,自己蹲了下去,卷起王虹的裙子,在王虹后面隔着,抚摩着修长的双腿,慢慢的褪下她的白色和黑色,白皙嫩白的肥臀,展现在张风的眼前。

张风把王虹向前弯,让她的微微翘起,中年妇女的美丽暴露在他的面前,和她的主人一样害羞的微闭着。

张风轻舔着王虹的美穴,双手掰开王虹的,在与之间来回的舔着王虹昂起了头,太舒服了,太淫秽了,这种矛盾的心情让王虹身体也极度敏感了身上的衣服。

王虹美妙的中年女人的微胖的呈现在张风眼前,太太美丽了,高级知识分子的矜持,微微隆起的小肚,让张风又硬了许多,王虹害羞的低着头,抱住自己的胸前两乳,“小风,我很紧张,我要去……洗手间……”

“太爽了!”看着王虹在吞吐着自己的,张风一阵舒爽,平时在学校里为人老师一本正经,是学生的权威,现在却蹲在自己跨下,带着金丝眼镜为自己舔。

张风身为男人的骄傲油然而升狭小的浴室空间,升起了一股热气,两个人都感觉身体滚烫,空气里充满的气味,“妈,你辛苦了,坐上来吧。

王虹扶住张风的缓缓坐下,张风端住王虹的,上下套动,王虹抓住张风的脖子,脸无力的靠在张风的头上,享受少年的温柔。

突然张风站起,并向客厅走去,边走边把王虹上下抛动,王虹楼住张风的头身体配合着上下运动,“啊……啊……”

《沉默是金》、《侧面》、《倩女幽魂》仿佛还在昨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张风是不相信的,在后来确定之后,不知是悲伤还是什么,这样的一个人,功成名就,一个绝不可能的人,居然毅然赴死。

张风无法相信,但又似乎觉得可以了解,人是脆弱的,生命不可承受之轻,也许他在高楼纵身跳下的那一瞬间,灵魂获得了自由。

和李家燕结婚一年多,经常吵吵闹闹,李家燕是一个权利欲极强的女人,经常讥笑张风是一个傀儡,公司的大权一直在父亲手里,而公司的关系复杂,几个元老也是虎视眈眈,实权在握,自己能决定的事很少,日子很难过。

张风站在窗前,窗外的景色笼罩在一层半透明的烟雨中,若隐若现,每一滴雨水滑落在玻璃上,滑落出一道道水流,仿佛是人的一生,砸落在尘世,受尽苦难,到最后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又回归到了他来的地方。

我要自己创业,我要自由自在的生活,以前的理由不过是逃避的借口,我要告诉李家燕,我不是她一直认为的那样的人,我可以改变,可以创造一个新的自己。

张风舒了一口气,感觉轻松了很多,我要告诉她我的决定,张风转身离开了公司,驱车前往李家燕住处。

“犹如巡行和汇演,你眼光了只接触我侧面”,美妙而熟悉的旋律响起,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侧面,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或者作出某个重要的决定呢?

又到曹杨了,两旁高大的梧桐树,郁郁葱葱,李家燕买了套离父母家很近的桐柏公寓的房子,夫妻两也曾经在这里住过一段。

张风经过曹杨华庭的时候,抬头看了看岳父岳母的家,上次心情不好,情不自禁和岳母发生关系,自从那次后,张风一直没好意思再去。

“咦~~那部车很象父亲的宝马?”张风很奇怪,心里有点不舒服的感觉,“可能看错了吧?”张风自我安慰着。

张风正要按门铃,放在门铃上的手指迟迟没有按下去,想了想,张风还是掏出钥匙,开门走了径直走到卧室,缓缓推开门。

张风惊呆了,李家燕旁边睡着一个白发的老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和枕边的白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张风一股怒火直冲上来,正要闯进,老头忽然转了个身,正是自己的父亲——张水成。

突然李家燕手动了动,看来已经醒了,张风连忙退了出去,躲在客厅沙发的后面,这里正好可以看到半开的卧室。

“爸,你……你怎么睡在这里?”只见李家燕一下子坐起,倒坐两步,两手交叉放在胸前,大声的惊呼。

李家燕低垂着头,轻声的哭咽着张水成看着半裸的儿媳,白色的胴体随着哭泣轻轻的摇晃,乌黑的头发披肩洒落,想起昨夜的。

李家燕摇了两下,没摇掉张水成的手,接过了纸巾,边檫拭,边哭咽着道:“你、你这是,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我对不起小风……”

“我不说,谁知道?”张水成一边抚摩着李家燕雪白的背,“何况已经做都已经做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那么放不开。

李家燕开始还反抗,但随着张水成的亲吻,自己对公公一直也很尊敬,女人总是屈服于强者,听着张水成“反正已经做过了”的话语,李家燕身体也开始变软,慢慢也开始伸出舌头与张水成激吻。

张水成一边享受着儿媳的温柔,一边得意的看着儿媳的微闭的双眼和纠缠在一起的香舌,“一定要征服这朵禁忌的花蕾。

张风心痛的看着妻子与自己的父亲的亲热,心里虽然悲痛,但却硬帮帮的,张风惊觉自己也变得异常的兴奋。

李家燕昂着头,兴奋的轻轻的打着摆子小小的卧室了,房间里漂浮着一股男女分泌物的气味,空气里充满了。

张水成手指开始慢慢插了进去,缓缓的起儿媳的,一边欣赏着儿媳的亢奋的表情和丰腴的身体,昨天在夜里也没好好看看儿媳的身体。

张水成感觉儿媳已经湿了,李家燕的双腿也慢慢的纽动起来,自己也涨的厉害,张水成感觉时机已经到了,举起李家燕的双腿,把对准,用力插了进去。

张水成开始趴伏在儿媳的身上,上下起伏的着,两个人眼睛对视着,他是我的公公,她是我的儿媳啊,的禁忌,让两人都兴奋异常。

人的性心理就是这样,越是禁忌,越是社会的忌讳,越是偷偷摸摸,越让人想尝试,就是这样,很多人都想,朋友的妻子,兄弟姐妹,甚至父母,都是很多人性幻想的对象,只是现实不敢做罢了。

张水成一边操着儿媳,一边和儿媳激吻,上面交换着双方的唾液,下面相互的磨插,张水成感觉异常兴奋。

为了不让自己这么快泻,张水成让儿媳坐了上去,自己躺在床上,看着儿媳的上下运动,双乳随着上下跳动,脸上飘着红云,黑发也随着上下舞动,真是太了,和这样的禁忌的美丽花蕾,真是一种享受。

自己已经是个花甲的老头,还能玩这么美的年轻的女子,而且还是自己的儿媳,的快感让张水成快忍不住了。

自从与公公有了肌肤之亲之后,李家燕既羞愧,但同时感觉自己在家族里有了强硬的靠山,在家里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以前对婆婆、小云都比较礼貌,现在则是爱搭不理,尤其对小云经常呼来唤去,时不时以大嫂的身份教训他两句。

又快到清明节了,上海很多人的祖辈都埋葬在苏州、无锡等地,所以每年清明时候,是上海客运的又一,有上百万人出行去扫墓。

张水成一家也要回湖南,雷凤娇早早就买好了机票,这次只有她和张风回去,张水成因为要去美国去不了,而张云也因为面临大考,李家燕也因为娘家这边的扫墓也没去。

自上次与38岁的公司财务总监刘霞做过一次之后,张云对比自己年长成熟的女人充满了兴趣,她们丰腴的身体、端庄高贵的表情,在自己之下的,真是有一种极大的满足和巨大的成就感。

小云小心的从卧室爬了出来,往下一看,没开灯,但是外面有月光,微弱的月光下两具白色的肉体正在大厅的沙发紧紧纠缠,正是父亲和大嫂。

小云感觉一股血直冲大脑,也硬梆梆的,平时对自己呵斥的大嫂,在父亲的下,来回的扭动,小嘴里发出阵阵荡人心魄的,在夜里格外诱人。

小云禁不住套动着自己的,死死的盯着大嫂雪白的肌肤,寂静的夜里,有两个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夹杂着父亲低沉的呼吸和大嫂忍耐的喘气,还有小云套动时的粗重的喘息。

“你今天还上班啊?”看着李家燕穿着灰色昂贵的妇女职业装,脖子系了条红色丝巾,雪白的小腿在肉色的下发着光,脚下是黑色高跟鞋,典型的职业女性的打扮,小云不觉又翘了起来。

看着高挑的大嫂,端庄高贵的表情,想起昨晚在父亲的身下婉转,小云一阵激动,快步赶到李家燕身后,一把抱住李家燕,“大嫂,你好美。

李家燕浑身一震,身体不觉软了下来,小云抓住机会吻住李家燕的柔唇,舌头伸进了李家燕的嘴里,贪婪的吸吮着大嫂的香舌,手也没闲着,揉搓着李家燕的双乳,李家燕已经放弃抵抗,随着小云的狂吻,身体也逐渐发热。

他把李家燕转过来,让她扶住门把手,背对自己,把李家燕的臀部微微翘起,卷起李家燕的灰色职业装裙子,雪白的下修长的大腿、圆圆的尽在眼底,小云的又硬了很多,哆嗦着顺着美丽光滑的抚摩着大嫂的,柔软光滑。

小云恋恋不舍的慢慢褪下李家燕的和三角裤,美丽圆滑的,黑色的,都在召唤着小云,小云扶住大嫂细腰,把缓缓的从后面插入。

小云感觉一阵舒爽,开始慢慢的李家燕的,看着平时对自己大呼小叫的大嫂正在自己的跨下婉转承欢,小云的又大了许多。

大白天里,一个24、5的职业白领女子正在和一个15、6岁的少年激烈交配,李家燕只有下身露出,上身还穿着职业女装,下面的和只脱到膝盖处,一副迷人的活色春宫。

操了数百下,小云一边着李家燕,一边从后面揉绰着沉甸甸的双乳,还时不时的掰开她的,欣赏着大嫂的黑褐色菊花,当然还有自己不断进出大嫂的,小云一阵骄傲,平时对我凶,今天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想到这小云又使了点劲。

和刘永康结婚快有3年了,当初两人都是做模特的,从相识、相恋到结婚,一直都是旁人羡慕的金童玉女,两人当时在模特界也是小有名气的,后来结婚一年多后,明雪儿为了照顾住在一起的刘永康的生病的父亲,只好放弃自己喜爱的模特事业,在家相夫敬老。

刘永康开始还是很努力的,可因为去年初参加的上海男摸精英大赛上失败,就一撅不振,经常呆在家里,外面找他走场的活也慢慢地少了很多,为了贴补家用,明雪儿只好重新找工作。

想到这明雪儿不由叹了口气,一个1米85的大男人,就整天呆在家里,看什么足球、NBA,最近国外的什么联赛也结束了,但是中超开赛了,中超明雪儿是知道的,名成集团也上海国际队的股东之一,昨天的上海申花和上海国际的德比战,张总还亲自去了虹口足球场。

明雪儿站起身,跟在张水成后面,心里却有点焦虑,“不是犯什么事了吧,当初进来这个大公可不容易啊。

一身灰色的宝姿名贵女性职业装,一头乌黑的头发向后梳得一丝不苟,五官精致,显得端庄和成熟,修长的双腿在肉白色的下更加迷人,脚下一双黑色发亮的的高跟鞋,更衬托出明雪儿高贵的气质。

自己见过的美女也算多的去了,明雪儿确实是比较特别的一个,成熟而有气质,从第一天明雪儿来公司面试,张水成就惊为天人。

随着年龄的增大,张水成的性欲已不如以前,象张水成这样的男人最重要的已经不是什么身外之物了,男人身体最原始的本能才最重要,能激发自己的强烈和活力的才是最重要的,前一段时间在儿媳妇身上找到了这种感觉,那是年轻的身体和的刺激所激发出来的。

“张总,您有什么事要吩咐吗?”见张水成紧紧的盯着自己,明雪儿也有点紧张,虽然在街上经常被男人这样看,已经习惯了,但是没想到管理着上百亿资产的张水成居然也这样,心里有点害羞,但也不禁有些得意。

“你们行政部的王经理啊,要调到北京去,你们行政部经理就空了下来,我想在你们行政部里面找个合适的人选,想听听你的想法。

张水成挨着明雪儿,感受着小雪柔嫩的大腿紧贴着自己温暖的感觉明雪儿心里狂跳不止,在职场也有几年了,心里已经有些明白了,紧张和不安,又有点欣喜的奇怪感觉交织在一起。

在上海,这个中国最大的经济城市里,权、色、钱重来就是这个社会最有价值的东西,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笑贫不笑娼,道德和尊严已经被漠视了。

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自己反正已经嫁过人了,这种事闭着眼就算过去了,而且张水成也是个传人物,是自己心中一向极为崇敬的对象,虽然已年近花甲,但是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终于吻住了小雪的香甜的小嘴,张水成贪婪的允吸着年轻的女性的香舌,吞食着美味的津液,另一只手握着小雪的丰满的乳房,小雪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开始还有些拒绝,慢慢的也有些情动了,和张水成伸过来的舌头纠缠起来,相互允吸着,开始慢慢放纵起自己的情欲。

张水成把小雪拉了起来,小雪站起身来,比张水成整整高出大半个头来,能和这样的高挑有气质的美女,真是夫复何求啊!

一定要好好的玩玩这个美女,张水成强压住心中要爆发的欲火,让小雪扶背对着自己,扶着窗前的台沿,自己则蹲了下去,将小雪的灰色的裙子往上卷了起来逐渐露出肉白色的大腿,脚下一双黑色发亮的高跟鞋更衬出小雪修长笔直的大腿,张水成心中的欲火熊熊的燃烧着,张水成扑下身,伸着舌头,舔着小雪的高跟鞋,细细的舔着高跟鞋的鞋面。

象张水成这样的有权势的男人,一向是高高在上,都他是呵斥别人,他人只有拍马逢迎,往往这样的人内心深处隐藏着崇拜女王的心理。

小雪感觉张水成怎么没有动静了,不禁回头一看,张水成正在舔自己的高跟鞋,一阵大羞,心里也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异样的感觉。

张水成舔着小雪的高跟鞋,享受着这种的性欲心理满足,下身的越发硬了起来,双手顺着大腿轻柔的抚摩着,温暖而充满弹性。

张水成站起身来将小雪的袜裤和脱了下来,白嫩修长的玉腿和丰满的玉臀也缓缓展现出来,张水成慢慢的抚摩着,感受着美妙的触感,小雪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

张水成蹲下身来欣赏着这上帝的杰作,真是完美无暇的,雪白无比,可爱极了,张水成让小雪臀部微微的翘起,双手把住小雪两边的臀瓣慢慢的分开,太美了,褐色的菊花瞬间绽放开来,因为害羞还紧紧的收缩着。

小雪强烈的感觉到张水成正盯着自己的,心里既害羞有紧张,突然有种酸酸的感觉,一个柔软的东西正伸舔着自己的。

金茂大厦豪华的办公室里,一个高挑的身穿灰色高级职业装的职业女性面朝窗口,下身赤裸着,微翘着雪白的臀部,而一个白发的老头正蹲着从后面舔着她美丽的,这是怎样一幅淫秽的画面啊!

明雪儿曾经为丈夫过,但为丈夫以外的男人,还是第一次,非常害羞,迟疑了一会,小雪张开樱桃小嘴,伸出红嫩的香舌舔着张水成粗大的。

张水成刚被小雪一舔,浑身打了寒蝉,也轻微的抖了抖,舔湿了一会,小雪开始为张水成进行深度,张水成看着自己巨大的在美人的小嘴里来回的着,心中油然而生为男人的骄傲。

小雪脸色潮红,偶尔吞吐出的和嘴里连着一丝唾液,因为蹲着,小雪从大腿到臀部构成了一幅绝佳的曲线,臀部以极大的张力半开着,发出了耀眼的白光。

在小雪的舔食下,张水成感觉一股强烈的尿意,要尿尿了,怎么办,张水成突然有种强烈的的心理,尿在小雪的口里。

“张总心理怎么这么,前面舔我的鞋,现在又要我喝他的尿,要不要帮他,反正已经到这个份上了。

张水成欣喜若狂,看着这个绝色美女在自己面前跪着,半张着嘴,等着喝自己的尿,一幅哀怨的表情,真是太,太刺激了。

小雪闭着眼睛,突然感觉一股滚烫的液体射进了自己的嘴里,整个办公室里响起了一阵水射进某个容器的那种声音,一阵尿骚味充满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个年轻的女子正跪着,闭着眼,张着口,而一个老人正在她的嘴里的尿尿,一幅多么妖艳的画面。

小雪犹豫了一会,只好吞咽着,太难吃了,一股尿骚味,自己重来没有受过这样侮辱,小雪不禁流出了屈辱的泪水,但心里却有一种妖异的感觉。

看着穿着灰色职业装的小雪,赤裸着雪白的下身,梳着成人的倒梳式发型,仰着头,张着娇翘的嘴唇,而自己的略带浑浊的尿液,正源源不断的注入,看着小雪一边艰难的吞咽着尿液,闭着的双眼流出屈辱的泪水,张水成感觉刺激无比,一种强烈的施虐快感。

很顺利的进去了,张水成惊讶的发现小雪的已经湿润,难道刚才小雪也有快感,想到这,张水成更激动的着美人柔嫩的肉壁。

渐渐的小雪开始有感觉了,张水成也是快感连连,刚才在的时候本来就要泻,后来一泡尿给舒缓了一下。

玩了好一会,张水成也是年事已高,前面玩得时间太长了,张水成终于心有不甘在小雪年轻的里射出自己老浊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fa1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