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求相遇,不求同行

有些人会在某一时间段内有许多交集,甚至左右过你的情绪,但过了这段时间,就如同从未相遇过,虽然遗憾,但谁也无法否认那段时光的美好不是吗?

天空是一如既往的脏脏的蓝色,楼房简陋的阳台上挂着几件发白的衣物,天气燥热难耐。空气中弥漫着发霉的木头的味道。

房间外面是老妈在翻箱倒柜的声音,似乎有重物从柜子上掉下来,砸在地板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小衣拿出已经掉漆的MP3,耳机里传来无名歌手悲伤的歌。

很多人都说她不适合写小说,她写了厚厚的一大叠小说。当她给别人看时,他们只会无奈地看一眼,然后就不再看第二眼,他们会敷衍地说,你写的不错。

“小衣啊,我已经帮你报好补习班,明天你记得去上课。”老妈穿过着的裙子,正在对着镜子抹口红。

但这些并不足以让小衣觉得他娘,最重要的是他居然染了指甲,红红的指甲使人完全分不清楚他的性别了。

小衣每个周末晚上都会去一家店吃麻辣烫,那家店开在离市区很远的地方,她总要坐班车穿越大半个城市来到这里。这里客人不多很安静,她可以尽情写她的小说。

小衣低着头,用手捂住自己的小说,她害怕凉会像其他人一样嘲笑她或违心的敷衍,但还是被他发现了。

“你写的不错,但如果这些地方改一下,就会更好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很真诚,她可以看出他是线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fa18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