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下面又湿又紧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我今年十六岁,十岁的那一年,父亲过世了,家里留下了我和妈妈、姐姐三人相依为命,所幸,父亲在过世的时候,留下了现在这套一百五十多平米的商品房和一大笔存款,所以我们生活无忧地同居在这套房子里。

姐姐大我六岁,今年二十二岁,我十二岁那年,姐姐高中毕业没有继续升学而直接就业,在姐夫公司里当副总经理,二十岁不到就嫁人了,结婚初期曾经拥有过幸福美满的生活,但是当姐夫的公司一再扩展分公司后,终年长驻海外,除了年节和休长假以外,很少能看到他的人。

妈妈绝对算得上绝代佳人,她今年36岁,玉鼻挺直,明亮美丽的双眼总是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如秋水迷蒙,似望不见底的深潭。

玉体娇躯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好处,高耸浑圆的硕大双峰,绝对有36D的完美弧度,纤细的腰身下是丰腴的肥美圆臀,玉腿浑圆修长,光滑细腻,惹人遐思。

那完美无瑕充满成熟风韵的胴体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姣美艳绝人寰的容貌、樱唇粉颈,晶莹如玉肤如凝脂的胴体,傲人的三围足以比美任何美女,是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意图染指的成熟美妇!

平时我总是有意无意的的喜欢抚摸妈妈的身体,妈妈每次都笑着骂我长不大,随着时间的流逝,转眼我到了初三,这时妈妈36岁。

那天是星期天,我躺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妈妈忙着收拾家务,妈妈当时穿着一件粉红色的T恤衫和一件黑色紧身的短裙,短裙很短,只堪堪包裹住妈妈肥美挺翘的诱人圆臀,雪白修长的大腿和白皙的玉足毫无遮掩的露在外边。

扩大的领口环绕着那纤美如水般柔嫩的光滑肩膀,雪白修长的脖子下面是一道深深的让所有人都把持不住的诱人乳沟,紧身的T恤衫把两个诱人的乳头清晰的凸现出来。

再搭配上那一条绷得紧紧的,而且毫无皱褶的超迷你黑色紧身短裙,丰满浑圆的肥臀紧紧包裹在那件紧窄的短裙里,更显得丰硕挺翘,尤其那饱满肿胀的女性,透过紧身裙而显得高凸隆起,直看得我神魂颠倒。

这时妈妈正弯着身子在擦拭茶几,黑色的超迷你短窄裙,被这么一弯腰,整个穿着粉红色透明三角裤的肥美雪白的翘臀,就这样暴露在我眼前,我看得心口直跳。

此时妈妈的两条修长的粉腿张开,粉红色透明的三角裤实在是太小了,大半的雪白肥臀裸露在外,仅仅只有一条不宽的细带包裹住鼓凸凸的最神秘之处,前面透出一片乌黑茂密的芳草,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我的眼前,我更是看得魂魄飘荡,宝贝坚挺。

我轻轻走向妈妈的卧室,轻轻推开门,眼前的景像不由得又让我一阵冲动,原来妈妈背对着门正开始要换衣服。

只看见妈妈轻轻脱下上衣,裸露出光滑没有一丝瑕疵的背部,妈妈像是故意要脱给我看,轻轻的解开窄裙上的扣子,再慢慢的拉下拉链,露出了她那雪白丰满的美臀,修长勾人的更是让人受不了。

天啊!这种挑逗,让我快撑破的裤裆,更撑得难受,那件粉红色蕾丝三角裤终于呈现在我的面前,又窄又小的薄纱透明三角裤,这时候穿在妈妈身上的感觉,跟在刚才看到的感觉又完全不一样。

妈妈轻轻地,很优雅的拉下三角裤,我完全的看见了妈妈全裸的身体,好美,好美,几乎快让我忍不住要冲过去抱住妈妈,但我还是忍了下来。

妈妈弯下身,从床上拿起一套内衣裤,天啊!我已经血脉喷张了,就在妈妈弯下身的时候,我从后面清楚的看见妈妈顺着臀沟往下,一条细缝,旁边杂着许多细细的芳草,那是妈妈的,妈妈的,居然还如同少女般粉嫩嫩的。

随即,妈妈穿上刚才拿出来的新,是一套透明的白色蕾丝内衣,然后套上一件我从没看过的白色薄纱睡衣,回过身走了出来。

妈妈出来的时候,穿着那件白色薄纱睡衣,我被妈妈那充满曲线美的魔鬼身材所和震撼,那光滑白嫩的肌肤,如同牛奶般润白,纤细的柳腰下一双迷人光滑雪白的玉腿,加上那粉嫩细腻的藕臂,成熟亮丽充满着贵妇风韵的妩媚气质立刻让我的宝贝勃起。

由于我就穿了一见背心和,妈妈看见了我那小帐篷,心中油然而生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她不由遐思飞扬,芳心如秋千般摇荡。

哇!在明媚的阳光下,妈妈的这一身,简直是令人无法忍受,透明的白色薄纱睡衣里面,清楚的可以看见同样白色的蕾丝和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透过两层薄纱,妈妈双腿间的一片乌黑芳草,若隐若现,太美了,太诱人了。

我整颗心跳动得像小鹿乱窜,以赞美为掩饰趋步前去靠近妈妈的背后,紧贴着妈妈的背部:「妈妈……我是说你的身体真香……」

我以平常一贯的作风对妈妈赞美,轻微翘起的宝贝也趁机贴近妈妈浑圆挺翘的美臀,隔着裤裙碰触了一下,我不曾如此贴近过妈妈的身子,但觉阵阵脂粉幽香扑鼻而来,感觉真好!

「嗯……」妈妈不但没有拒绝,更是把她的舌头滑进的我的口中,又把我的舌头吸进她的嘴里翻搅,我一手隔着透明睡衣握住了妈妈丰满高耸的乳房,不断的搓揉。

我把手往下移动,爱怜地抚摸着妈妈丰满挺翘的臀部,好大好有弹性,隔着睡衣的触感有点不足,于是我偷偷解开妈妈睡衣的丝带,睡衣随即滑落。

「啊……嗯……宝贝……」妈妈鲜红的樱桃小嘴在我白皙的俊脸上四处吻着,妈妈红润的樱唇吻在了我嘴唇上。

「我……你将舌头伸进妈妈的嘴里来吧!」她张开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甜蜜的喃喃声道,她两条柔软无骨的粉臂搂在了我的脖子上。

一会儿,我感觉舌头有点儿发麻,刚从妈妈嘴里抽出来,她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却伸出来钻进我的嘴里,舌尖四处舔动,在我的口腔壁上来回舔动,我热烈地回应妈妈的爱和妈妈的丁香妙舌热烈地交缠着。

我低下头看去,妈妈的胸很大,精致的蕾丝从下面半包围托着她硕大高耸的乳房,上面浑圆的线条,已经清晰可见了。

妈妈的是前扣式的,我解下她的后一对坚挺饱满的乳房弹了出来,哇!我还是低估了妈妈的尺寸,绝对是E罩杯的极品美乳啊。

妈妈的一对极品美乳压着我的头,我埋在妈妈深深的乳沟里,伸出舌头去舔,沿着妈妈的乳沟慢慢向上舔,直至妈妈那粉红色诱人的乳头。

妈妈的豪乳又白又滑,就像20多岁的少女般弹性十足,没有丝毫下垂的感觉,我越搓越起劲,妈妈强烈地扭动腰肢,叫得越来越大声。

妈妈看着我一天天的长大,她的心中渐渐多了一份渴望,「你知道吗?我的这些内衣裤,都是为你买的……每一件,都想穿给你看。

「宝贝……你的……好大……」妈妈娇羞的道,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我面前表现如此迫不及待,或许她真的是干枯了很久。

「你……讨厌……」妈妈举起手假装要打我的样子,娇嗔的美艳模样,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更让我爱极了。

「宝贝……」妈妈突然张开嘴,把我的宝贝含了进去,用嘴来回的套动我的宝贝,口中发出嗯嗯的满足声音。

「孩子,你的真的好大,妈妈的嘴都快塞不进去了,」妈妈说完又含了进去,彷佛要把它吞进肚子似的。

我双手捧着妈妈肥美浑圆的臀部,只见妈妈穿着一条全透明的白色蕾丝三角裤,这三角裤只能遮住中间的肉缝,芳草从的两边漏了出来,整个阴阜上鼓鼓的,像个发起的馒头。

透过透明的白色三角裤,很清晰的看见上面的芳草又黑又浓,覆盖整个阴阜,两片肥美嫩红的大向两面微微分开,已有大量的流了出来,阴核也竖起来了。

我将妈妈的卷成一条橡筋绳一样,妈妈浓密的黑三角就呈现在我眼前,妈妈的芳草很多很茂密,呈均匀的倒三角分布在小腹下面,柔软的如同丝绒般。

妈妈的分开双腿露出,用手指分开沾满蜜汁的粉嫩,让自己的耻部完全地暴露在光四射的眼睛下,忍不住发出的声音:「妈妈的花园漂亮吗?……看妈妈的花园吧……看到没有……妈妈的花园都湿淋淋的了……因为想要你坚硬的棒棒……怎么办……流出蜜汁了……想要么……」

我抱住妈妈的大腿抚摸,同时用舌尖玩弄膨胀的阴核,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接着用嘴唇吸吮着湿润的,然后挑开湿润的在肉缝里仔细的舔,再把舌尖插入妈妈的花道里面,舐刮着她花道璧周围的嫩肉,还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取蜜汁。

「妈妈,你要说出来,这样我们之间才可以完全的享受男女之间的乐趣,别怕羞,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全都说出来。

…干我……用你粗大的宝贝……插进妈妈的蜜穴……「妈妈一口气说完,已经娇羞得把脸埋在我的胸膛。

我抬起妈妈修长迷人的双腿,将它张开,现在看得更清楚了,黑色茂密的芳草下面,粉嫩的已经微微翻开,正汩汩的流出,我握着饱涨的宝贝,用抵住妈妈的蜜穴,来回拨弄,仍舍不得马上插入。

好棒,好美秒的感觉,妈妈温暖湿润柔软的肉壁,紧紧的包裹住我的宝贝,如同泡在温泉中,那温润的感觉当真美妙无比。

「啊……好美……宝贝……终于给你了……妈妈永远是你的人……蜜穴可是名器……永远只给你啊……好儿子……我爱你……」

「嗯……喔……亲爱的……好……舒服……再来……快……」我索性把妈妈修长的双腿架在我的肩上,把她的抬高,时深时浅,时快时慢的抽送。

我已经决心让妈妈完全对我死心塌地,所以一直忍着,不让自己,一定要先让妈妈泄出来,我快速的冲刺。

想起昨夜那销魂蚀骨的欢愉,翻云覆雨的一幕,若非此刻妈妈柔肌滑肤的胴体,一丝不挂的压在身下,紧小的蜜穴仍噙含住自己软缩如绵的宝贝,我真不敢相信我梦寐以求的事情,竟然变成了现实。

我星目含情脉脉地看着美梦正酣的妈妈,她羊脂白玉般的香腮艳红迷人,且仍然隐现的春意宛如海棠春睡,并且妈妈此刻在睡中似是梦到了什么美事,娇颜梨涡浅现莞尔一笑。

我那在妈妈销魂中休息了一夜的宝贝,又恢复了勃勃生机,一下就硬梆梆地将妈妈犹湿润温暖的花道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没有一处没被贴到。

我立刻急不可待地起来,被我插醒的妈妈,睁开睡眼迷朦的美眸娇媚地一看我,柔声道:「宝贝,弄了一夜还没够啊。

一股接一股美妙甜美的销魂快感,自宝贝与四壁的摩擦中油然而生,波涛汹涌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涌遍浑身。

两人阴阳交合处,妈妈肥美嫩红的大,及口绯红柔嫩的小,被宝贝得一下张开一下闭合,恍如两扇红门翕张不已,而透明的爱液好像蜗牛吐沫,自中连绵不断滴滴直下。

妈妈平坦光滑的玉腹忽地向上一挺,白腻浑圆的肥臀急摇,红唇大张「啊」地浪叫一声,一股滚烫的阴精自深处涌出,她畅快地达到了。

我的手仍然握着妈妈酥胸上,那一对肥大白嫩的肉球道:「瑶儿,我们今天不下床了,一天都呆在床上好吗?」

我道:「我不是累了,我是想……」说到这我手伸到妈妈那诱人的桃花源地,轻轻地爱抚,俊脸邪笑望着妈妈。

妈妈想到要在床上交欢一整天,不由春心一荡,白腻的玉颊泛起红潮,剪水双眸娇羞地一看我道:「那怎么行,如果你姐姐回来怎么办?再说你明天还要去学校领暑假作业,要放暑假了呀。

妈妈想了想,俏脸微微羞红,轻柔地道:「宝贝你不是说要呆在床上一天吗,若不吃饭,等一下哪来的力气……」说到这,出于羞怯令她难以继言。

」妈妈低头一看,只见黑长茂密的芳草湿淋淋的胡乱散贴在肉阜上,肥厚嫩红的大大大的向两边翻出,嫣红细薄的小犹微微张开着,现出一个手指大小的圆孔。

」她细细一想道:「是啊,自己从未被儿子这么大的宝贝插过,又从未弄过如此久,从昨夜到现在共弄了四次,也难怪会弄成这样。

」她坐了一会儿又挣扎着站了起来,起身穿衣出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端回来了一碗汤圆道:「宝贝,是汤圆,快来吃。

妈妈捧起我的脸,嫣红温软的香唇在我嘴唇上极其缠绵地一吻,她粉颊微微酡红,美眸情意绵绵地望着我道:「宝贝,不要急,到时瑶儿随你怎么弄都行。

我解开妈妈纯白的睡衣,硕大浑圆的双峰傲然挺翘在羊脂白玉般的酥胸上,丰硕圆润的豪乳温软滑腻胜似上等的美玉,线E的肉球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fa185.com